注冊

何祚歡:人在學會簡化自己的生活后,就會很快樂


來源:鳳凰網湖北綜合

當你一輩子只矚目于一個目標,并把與這個目標相關很少的事情都甩開的時候,你就活的很痛快。——何祚歡花甲之年,何祚歡給自己寫了一本自傳,名為《活著“歡”》。


當你一輩子只矚目于一個目標,并把與這個目標相關很少的事情都甩開時,你就會活的很痛快。

——何祚歡


花甲之年,何祚歡給自己寫了一本自傳,名為《活著“歡”》。

書中有一段他的自畫像:

在觀眾眼里,我是個制造歡樂的人,我應該有一個歡樂的人生。

在朋友眼里,我是個曠達的人,我應該沒有什么精神上的贅物。

在社會各界人士眼里,我是一個雜家,應該有一番嚴謹治學的經歷。

三句話,一輩子。

制造歡樂的人

何祚歡并不像一個70多歲的老人,工作日程按小時排出來,哪怕事情挨著事情,他還是能精神飽滿,若是談到那說了一輩子的評書,他便有講不完的故事,連眼神里都透著光芒。

“何老師剛睡下,前一位客人才走不久。過二十分鐘,到了咱們約定的時間,我就叫老師起來。”

因要提前準備設備,我們便比約定的采訪時間早到了半小時。招呼我們的是一位年輕的工作人員,她放低聲音,“你們采訪完后,還有一個客人,老師先休息一下。”

采訪的地點,是何祚歡的工作室。不大,除了辦公區域,還有一個書房,擺滿了各種題材的書籍。后來,何祚歡告訴我們,他家里有一個房間,三面靠墻都是書。

“哈哈哈,都是年輕的小朋友。”這是何祚歡見到我們說的第一句話。頭發已全白,可字正腔圓的發音吐字和中氣十足的爽朗笑聲告訴我們,這個老人的“說話”功夫不一般。

1941年出生在湖北武漢,這位跟著新中國一起成長起來的藝術家,身上被深深地烙下了這座城市的發展印記。

“我長在漢正街,出生那年,父親三十二歲,已經是一家‘老天寶裕記金號’的股東老板。那個時候招待生意上的客人或是親朋好友,父親都會選擇‘看戲’,我喜歡跟著,回回看到‘挖臺腳’(全部結束),也不犯瞌睡。”

“石鎮街道土鎮坡,八碼頭臨一帶河;瓦屋竹樓千萬戶,本鄉人少異鄉多。”這首《漢口竹枝詞》記載了當年漢正街的繁榮景象。作為漢口歷史上最早的中心街道,漢正街在很多年里都是萬商云集、商品爭流之地。

1861年漢口開埠之后,不少外地商人來漢經商,漢正街外省旅漢的商人人數漸多。市鎮經濟的發展、人口的驟增,使評書有了大量聽眾。作為當時百姓生活娛樂空間之一的茶館,都爭相邀請評書藝人演出。

“下午放學,只要路過的茶館有書,我就會站在門外聽上一段。”

何祚歡對評書的“癡迷”,得因于家中的幺爹。“我仍然記得幺爹第一次給我講書——《關公溫酒斬華雄》,手口并用、一氣呵成,那是另一個不同凡響的幺爹。”從此,何祚歡愛上了聽書,“茶館對進去聽書的人要收茶錢,但街頭擺板凳的書場只收坐板凳的人的錢,我便暗暗攢下過早錢,站兩天坐一天,就這樣聽了下去。”

何祚歡成長的年代,正經歷著國家的動蕩和變革。求學、進武漢說唱團、下放及新時期的創作,始終沒變的是何祚歡對書的癡迷,對戲的“一生鐘愛”。

童年的經歷、歷史的沉淀、文化的熏陶對何祚歡的藝術生涯產生了重要的影響。在進入武漢說唱團后,何祚歡拜師李少庭,在長期的實踐中,從百姓的生活中汲取養分、積累經驗,創作了一系列優秀的作品,為觀眾帶去了歡樂,成為觀眾喜愛的“笑星”。

曠達的人

網上何祚歡的照片不少,從少年到青年到而今古稀之年,50年評書路,他創造的歡樂陪伴了幾代人的成長,不少作品也成為了后來人研究和學習的典范。

照片中的何祚歡,總是笑瞇瞇的,像善面菩薩。連他自己也常開玩笑,我其實叫“活著歡”。

第二次見何祚歡,是在他的家中,約在上午十點。1月20日的武漢,氣溫接近0度,一個大陰天,風吹在身上覺得冷。

“何老師,我們到了。”

“你往前走,我就在樓下。”

不知道何祚歡等了多久,我們到時,他已經站在自家樓棟門口,穿著一件淺棕外套,笑呵呵的。

“慢點走,樓層高。”

到家,脫了外套,里邊還是穿著之前那件灰色輕羽絨。

老小區、老式裝修、家具也有些年頭,沒有奢華的裝飾品,最大的房間是他曾提到的書房,依墻而設的書柜,擺滿了書。

朋友眼中,何祚歡曠達、樂觀,沒什么精神上的贅物。前幾年出自傳,想著取個什么名字,出版社的朋友說,你這輩子活得歡樂,何祚歡就是叫“活著歡”。他覺得有點道理,人家覺得我很快樂,實際上我自己也覺得非常快樂,“人生在世,喜歡慪氣的話總有慪不完的氣。那就慪三分鐘的氣,然后再做別的。如果覺得慪三分鐘不過癮,索性就吵一架,但只吵三分鐘。”

何祚歡愛好很多,他說,常言道“藝多不壓身”,到了晚年,愛好會成為陪伴自己的摯友。

他研習書法,20年前拜著名書法家陳義經為師,在寫字中獲得內心的寧靜;他看戲,興致來了還唱上幾段;他品茶,常有獨特感悟;興之所至,也愛創作詩詞。

“人難免沒有苦惱,在學會簡化自己生活后,就會很快樂。”這是何祚歡對人生的態度,也是他的處世哲學。

雜家

何祚歡是評書表演藝術家,哪怕到現在,他也依舊把說話作為練功的必修課。

“高高山上一老僧。身穿衲袍幾千層。要問老僧的年高邁。曾記得那黃河九澄清!五百年清上一澄,一共是四千五百冬,老僧倒有八個徒弟,八個徒弟都有法名。大徒弟名叫青頭楞,二徒弟名叫愣頭青,三徒弟名叫僧三點,四徒弟名叫點三僧,五徒弟名叫崩得兒巴,六徒弟名叫巴得兒崩,七徒弟名叫風吹花,八徒弟名叫花吹風……”

在采訪中,何祚歡隨口說起了一段繞口令,1分半鐘,沒有忘詞,沒有磕巴,一氣呵成,聲情并茂。“不練功就沒有這個嘴,就是這么回事。”

除了評書表演藝術家這個身份外,何祚歡還是一位作家。

不僅寫評書,還寫曲藝、寫戲、寫小說。長篇評書《楊柳寨》、短篇評書《掛牌成親》、京劇《穆桂英休夫》、“兒子系列”三部曲《養命的兒子》、《失蹤的兒子》、《舍命的兒子》等等,受到社會好評。

對于藝術創作來說,生活的感受,是主要靈感來源。為寫《楊柳寨》,他采訪了一系列老革命家,去京山調研,搜集素材,45萬字,寫了二十二年;他重回漢正街,本來只想寫評書,漢正街鐵棚子里一個棚子一種方言,讓他想起了兒時的場景,創作了“兒子系列”……

童年的熏陶、學生時代的積累、武漢語言魅力,在何祚歡的作品中淋漓盡致地展現。

“兒子系列”是何祚歡感觸最深的作品,當時只是想把對改革開放和社會的思考,通過藝術的形式表達出來。在寫作期間,他深入百姓生活,感觸最深的是當他走進棚子里頭的時候,發現每個棚子里一種方言,這讓他一下子想起了小時候的漢正街。

背誦不僅是一種儲存,而且是反復咀嚼、品味的構成。它讓我在不經意間從感覺上走近韻律,后來學習音韻學時更容易穿破歷代研究者無意間設置的霧障,領會和表達都更趨直接、前近、實用。

臨走時,何祚歡給我們每人送了一本他的長篇評書《楊柳寨》,叮囑:我花了20年寫的東西,一定要看完,哈哈!

[責任編輯:劉毓琳]

  • 好文
  • 欽佩
  • 喜歡
  • 淚奔
  • 可愛
  • 思考
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
分享到:
澳门太阳城官网开户 资溪县| 雅安市| 凉城县| 梅州市| 文水县| 万年县| 信阳市| 沿河| 德清县| 芦溪县| 肇东市| 定日县| 河北区| 七台河市| 台北市| 深水埗区| 保亭| 高邑县| 永登县| 峨山| 承德市| 阳江市| 中宁县| 淄博市| 泰和县| 石台县| 榆树市| 濉溪县| 阿坝县| 福州市| 康定县| 乃东县| 略阳县| 轮台县| 行唐县| 江源县| 登封市| 常德市| 喀什市| 栾城县| 抚宁县| 五峰| 黔东| 苍溪县| 苏尼特左旗| 香港| 永清县| 炉霍县| 丰都县| 福海县| 滦平县| 凉山| 乌鲁木齐市| 武义县| 苍南县| 巨鹿县| 新龙县| 将乐县| 分宜县| 翼城县| 边坝县| 西华县| 平遥县| 澜沧| 长汀县| 涪陵区| 巴马| 沧州市| 江永县| 绥德县| 苗栗市| 曲麻莱县| 大足县| 腾冲县| 杭锦旗| 江口县| 全南县| 宁陵县| 凤山市| 社会| 瑞昌市| 洛扎县| 什邡市| 儋州市| 湘乡市| 玛沁县| 洛扎县| 安陆市| 信宜市| 霞浦县| 临城县| 遂溪县| 军事| 读书| 铜梁县| 钟山县| 二连浩特市| 土默特右旗| 开化县| 和田县| 衡山县| 广丰县| 高清| 根河市| 镇平县| 丁青县| 山西省| 瓦房店市| 侯马市| 中山市| 西林县| 台江县| 宝丰县| 京山县| 元江| 广元市| 定南县| 濮阳县| 漳平市| 台东县| 石家庄市| 武隆县| 吴忠市| 承德市| 长武县| 尖扎县| 黔江区| 龙南县| 城固县| 宁津县| 洛阳市| 清徐县| 阜南县| 杭锦后旗| 凉城县| 玉树县| 郓城县|